設為首頁  加入收藏 手機版

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

當前位置: 首頁>媒體聚焦

馮驥才:斜杠“80后”

發布時間:2022-04-14     來源:光明日報

放大

縮小

圖為2021年10月12日,馮驥才剛寫完中短篇小說集《多瑙河峽谷》。

  3月11日,馮驥才迎來了他的80歲生日,當天,他去看望了105歲的母親,吃了一碗面,合了幾張影。有出版社在公眾號上發布了他的近況,獲得了數萬閱讀量和近百條留言。長長的留言甚至匯成了一部濃縮的馮驥才個人史:

  “《一百個人的十年》真是不忍二讀的經典”“印象最深的是老先生《珍珠鳥》這篇課文”“《俗世奇人》(全本)看了3遍,還特地買了副定制撲克,不為別的,就為欣賞撲克上的畫”“小時候看馮先生的小說,后來看馮先生文化遺產保護的書”……

  更有許多讀者驚訝于馮驥才竟然已經80歲了。其實,他的創作更無衰老氣息。2022年剛剛開始,他就出版了兩部新作:隨筆集《畫室一洞天》和中短篇小說集《多瑙河峽谷》。兩年前,他還出版過一部長篇小說《藝術家們》和另一部隨筆集《書房一世界》,自2018年獲魯迅文學獎后,馮驥才似乎又進入了創作的多產期。

  最近,馮驥才同全國各地的媒體做了一次線上采訪,他依舊聲如洪鐘地回顧自己的“斜杠人生”,暢談最新的寫作計劃:“我就缺時間,希望時間再多一點,因為我想干的事太多了。我有四駕馬車:文學、藝術、文化遺產保護和教育?!?/p>

  “80歲了筆耕不輟還在寫,就是因為熱愛?!瘪T驥才說。

  “你這老頭兒還行,還能接著寫”

  在新書《畫室一洞天》自序里,他寫道:“寫作于我,更多是對社會的責任方式;繪畫于我,更多個人心靈的表達與抒發。所以我分別稱之為‘一世界’與‘一洞天’?!?/p>

  “我熱愛文學,雖然我跟文學闊別了20年?!庇腥苏f,馮驥才曾有一段“失蹤之謎”,在文壇嶄露頭角之后,馮驥才曾一度中斷了小說創作,投身文化遺產保護,再同大眾見面時,帶來的多是《馮驥才十年木版年畫搶救檔案》《民間文化撥打120緊急呼救》等為文化遺產奔走呼吁的文章。

  馮驥才感嘆:“那個時候看到同輩的作家,特別是看年輕人出新作品的時候,心里會有一些苦澀,但文化遺產搶救這件事情太重要了,我非做不可?!?/p>

  2018年8月,馮驥才的短篇小說集《俗世奇人》(足本)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短篇小說獎。授獎詞寫道:馮驥才的《俗世奇人》(足本),精金碎玉,以少少許勝多多許,標志出小小說創作的“絕句”境界。自稱“老作家”的馮驥才備受鼓舞,“2013年我年過70,行動力差了,在書齋的時間多了,文學又情不自禁地返回到我的身上。獲獎幫助我重溫這種文學感覺。這似乎告訴我‘你這老頭兒還行,還能接著寫’。這不就是一種精神鼓勵嗎?”

  接著寫,如今,他從天津灣游到了多瑙河。

  2020年,馮驥才的長篇小說《藝術家們》出版,小說用畫家的感覺寫一位畫家,描繪一種藝術家的生活。不久前出版的《多瑙河峽谷》則是重新站在新的人生角度叩問命運。馮驥才說,跟文學闊別了20年,現在有時間寫作,文學的感覺常常一涌而來,因為過去20年壓抑寫作的時間太多了,看得太多了,認識的也太多了。

  “我有文學創作想法的時候,會到我的書房里埋頭去寫,可能寫到一定的時候,又產生了繪畫的感覺,我就到畫室里去?!瘪T驥才說,“我有兩個房間,一個是書房,一個是畫室,在我家走廊的兩頭,這是一個甜蜜的往返,這兩件事讓我感覺到很幸福?!?/p>

   “我跟文化遺產保護是捆綁在一起了”

  為什么會投身到文化遺產保護事業中——這是近20年里馮驥才回答過無數次的問題。他不厭其煩地回答這個問題,甚至將回答也視作一種呼吁和保護。

  “如果你看到你的孩子要被撞倒了,你還會只是去呼喊嗎?”他回憶起20世紀90年代,天津街頭曾掛起房地產廣告,稱將來人們來到這里會想不到這里是天津,而是香港的銅鑼灣。馮驥才說:“我一看就急了?!睂λ麃碚f,看到文化被破壞,就像自己的孩子被撞倒,必須出手相救。

  他曾發起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,擔任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期間,曾帶領眾多文化工作者開展民間文化搶救、普查、登記工作。

  文化遺產保護這件事,馮驥才做得盡心且專業,他還在其中看到了發言的力量。

  世紀之交時,天津估衣街的“拆”與“?!笔且粋€熱點事件。馮驥才曾回憶,2000年1月28日,《光明日報》在頭版刊出報道《天津六百余年老街即將拆除 專家學者呼吁搶救文化遺產》,“這是國內主流媒體的首次表態,十分重要”。后來馮驥才到估衣街看到建筑被拆除得殘破不堪,當街淚流滿面,沒想到這一幕被北京青年報的記者捕捉到,隨后以《馮驥才哭老街》為題刊出整版報道。談及這些過往時,馮驥才再度動容:“這篇文章在全國影響很大,我特別感謝那位記者,這就是媒體的意義?!?/p>

  “我跟文化遺產保護是捆綁在一起了,如果現在讓我回到60歲有體力的時候,我還是要放下小說,投入文化遺產搶救中去?!瘪T驥才說,文化遺產保護領域仍有許多要做的事。他目前的工作重點就是推動建立相關學科,為國家多培養專業人才,讓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走向深入。

  馮驥才告訴記者,他還將繼續創作,“人到了七八十歲時,感受到一切過往的喜怒哀樂,最后都變成了一首詩”。

作者:陳雪     責任編輯:劉曉斯
Copyright 1996 - 2020 www.zhuyiy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
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主編信箱
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
97人人超碰国产精品最新